• 首页
  • 手机找法网
您的位置:找法网 > 成都律师 > 青羊区律师 > 张英律师> 亲办案例
律师信息
  • 姓名 : 张英
  • 职务 : 主办律师
  • 手机 : 150 0849 0538
  • 证号 : 15101200710521307
  • 机构 : 北京市惠诚成都律师事务所
  • 地址 : 成都市金牛区蜀西路46号盛大国际四栋15楼
找法网微信公众号

微信扫一扫关注【找法网】

腹腔镜下胆囊摘除术损伤胆总管医院 是否应当承担全部责任
作者:张英来源:找法网日期:2020年03月24日



腹腔镜下胆囊摘除术损伤胆总管医院

是否应当承担全部责任

——对西X市人民医院委托医疗损害责任鉴定结论的质证意见

一、基本案情及其证明观点

患者张XX2007年1月11日8时入住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西X市人民医院治疗腹痛至2007年2月16日9时出院,入院治疗前经该院门(急)诊诊断为“慢性胆囊炎、胆结石”,其入院诊断也为“慢性胆囊炎、胆结石”,该事实证明张XX入院时只有慢性胆囊炎、胆结石,没有粘连性肠梗阻、胆总管结石、胆道损伤、胆道狭窄的事实,也说明粘连性肠梗阻、胆道损伤、胆道狭窄是原告手术中的医疗过错导致的。

在入院当日医方同张XX签署了手术同意书,告知进行腹腔镜下胆囊摘除术,也告知了可能损伤临近组织。

XX于第二日(2007年1月12日)接受了手术治疗,并且安装了引流管,据患者自述,在第二日就有发热、腹痛的症状,事后复印的病历中没有记载,医方书写的病历资料中从2007年1月16日才开始有发热、腹痛、腹膜炎等症状。

1月22日患者张XX的腹部临床症状更加严重,医方告知患者需要再次手术,认为1月12日手术后的肠粘连并发肠梗阻,需剖腹探查进行肠粘连松解术,张XX再次签署了手术同意书,在手术项目中明确进行的是肠粘连分解术,并没有胆总管结石的任何术前谈论记录,但是在1月26日的缴费通知中却是“胆总管结石取石术、胆肠吻合术”。在1月23日医方为张xx进行的手术记录中记载的术中发现和处理中并没有关于胆总管有结石的任何记载。该日的手术记录中记载术中发现肠粘连,在分离时损伤了胆管,并对胆管进行修补。如何修补,修补了那些地方,在该日的手术记录中没有任何文字记载,也没有进行了胆肠吻合术的记载,更没有记载哪个部位的胆管与空肠进行吻合。

2007年7月、8月张XX到四川大学华X医院继续治疗,华X医院明确了西X市人民医院对张XX进行了胆肠吻合术,在病历中记载择机再次手术,但是却没有为张XX进行手术。

在此过程中,医方与张XX达成了护理费、治疗费、外地治疗的差旅费、生活补助费由医方之付,在病情治愈后在通过合法方式解决的协议。

2007年10月8日,医方向张XX作出了情况说明,认为2007年1月23日的手术是胆总管结石取石术、在分离时损伤了胆总管,在胆总管严重缺损无法修补的情况下,为张XX进行了胆肠吻合术,这些内容在1月23日的手术记录中没有任何记载。

经医方同意,2007年12月张XX到中国X解放军总医院(简称“3X1医院”)继续治疗至今。

301医院经过仔细检查,发现张XX的肝左管扩张,肝右管狭窄,需要手术治疗。

2007年12月22日301医院对张XX进行了手术。其住院病历《手术记录》“手术经过”记载“……探查见腹腔内广泛粘连,以肝脏面明显,无腹水,仔细分离粘连,见肝脏质地红润,沿肝脏面分离,原胆肠吻合口并拆除,见吻合口为右肝管控场吻合,吻合线为丝线,在其左侧约2cm找到左肝管、已完全封闭,穿刺内为白胆汁,打开左肝管,扩大开口,并进行整形”,证明被告的肝左管因原告造成胆道损伤已经完全封闭,原告给被告进行的是“胆肠吻合术”,而不是原告手术记录中记载的“粘连松解”等手术,证明原告提供的2007年1月23日的《手术记录》不真实的是事实,也能证明301医院只是对原告给被告造成肝胆管损害后果进行手术治疗的事实。

后张XX继续在301由于治疗至今。

2008年6月26日至2008年9月5日张XX住院病历《手术记录》“手术经过”记载“……探查见腹腔内广泛粘连,自肝脏面逐渐分离粘连,仔细辨认解剖结构,确认胆肠吻合口后切开吻合口前壁,发现胆肠吻合口狭窄约0.5cm大小,……至此探查完毕,诊断胆肠吻合口狭窄明确,右肝管狭窄近段至左右肝管开口,左侧2、3、4段肝管相互分离。术中董X鸿主任与香港中文大学卢庞X教授讨论后认为左侧二级肝管细小且相互分离,整形困难,勉强吻合后再狭窄可能性大,应通过肝切除术去除左侧肝管病变,右肝管整形后可与原空肠攀行胆肠吻合术”,证明因原告给被告造成的胆道损伤,致使胆道狭窄,并引起肝胆管病变不得已切除被告的左肝的严重后果的事实。

3X1医院门诊病历证明因原告的医疗过错造成被告损伤性胆管狭窄、肠粘连、胆道狭窄、胆道术后胆管结石、内分泌失调,经被告同意原告在3X1医院进行住院和门诊治疗的事实,其中2008年12月14日XX总医院后支胆管肝门部狭窄;2、慢性肝实质损害3、郫稍大”,证明被告左肝因原告造成的胆道损伤性狭窄而严重病变的事实,被告在该院的治疗与原告医疗过错给其造成的损害有关。

3X1医院门诊病历证明因原告的医疗过错造成被告损伤性胆管狭窄、肠粘连、胆道狭窄、胆道术后胆管结石并引起内分泌失调、糖尿病在该医院门诊治疗的事实。

二、XX经过多年治疗,其费用根据协议一直由医方支付,累计到2019年已达100余万元。

2016年医方一纸诉状将患者张XX告上西昌市人民法院的,请求人民法院进行医疗损害责任鉴定,要求对责任进行划分并要求患方根据责任承担相应费用。本代理人于2017年介入此案为被告张XX进行代理。

原被告双方围绕病历的真实性和原告方是否应当承担责任进行举证和辩论,原告方认为其医疗行为符合诊疗规范,医院无过错,被告方认为被告在2007年复印的病历中没有手术包的粘贴单复印痕迹,在原告向人民法院提交的病历中却有了手术包的粘贴单,该手术包的粘贴单从中间撕毁过,原告有伪造病历和销毁病历资料的行为存在;并且在1月23日的手术记录中没有任何关于胆总管取石和胆肠吻合术的记载,四川大学华某医院及301由于的病历清楚的记载着原告为被告进行的是胆肠吻合术,原告是在掩盖不了事实真相的情况下,才于患者出院后补充了1月23日进行胆肠吻合术的情况说明,同时在该情况说明中还冒出了胆总管取石的记录,但是却没有任何取出了胆总管结石的记载,因此1月23日的手术记录和补充说明均不具有真实性。

西X市人民法院依据惯例委托四川华某大司法鉴定所进行鉴定,四川华某大司法鉴定所以医患双方对病历真实性存在争议为由,根据《司法鉴定程序通则》第16条(现行通则第15条)为由退回法院,人民法院以没有证据证明被告方应当承担支付责任为由判决驳回原告起诉。

该判决没有对医方伪造病历及病历不具有真实性进行认定,也没有对法律上的因果关系进行归责。

XX于2017年12月26日收到(2016)川3401民初2997号民事判决书,对该判决的事实认定和法律适用不服,特此依法上诉。

凉山州中级人民法院经过审理,认为该案没有鉴定无法证明医方是否有过错,裁定撤销一审判决发回重审。

西X市人民法院在重审过程中,要求鉴定。原告方对责任承担和因果关系申请鉴定,被告方认为病历不具有真实性,也请求对病历的真实性进行鉴定,用以证明该鉴定材料是否具有作为责任鉴定的基础。人民法院根据原、被告双方的鉴定要求先后委托西南某政法大学司法鉴定中心、浙江某大学司法鉴定所进行鉴定,均以病历的真实性内容鉴定超过鉴定范围为由退回法院。

2020年3月5日开庭审理过程中,原告方申请了专家辅助人出庭作证,证明医方有过错,但是只应当承担同等责任。原告方在法庭陈述他们已经单方面委托进行医疗过错司法鉴定,只是鉴定结论还没有出来,休庭后行法庭提交,被告方认为医方应当承担全部责任,因为腹腔镜下胆囊摘除术,在正确的手术操作过程中,是不会损伤胆总管的,因此也不会导致胆肠吻合术,其被告的一切后果均与原告损伤了被告的胆总管和肝总管有关。

三、代理人关于原告方委托司法鉴定机构对其自身过错的责任鉴定意见的质证意见

被告张XX于2020年3月16日收到合议庭转交的医疗损害责任司法鉴定意见书。主审法官告知被告向法庭提交书面质证意见和辩论意见。本代理人对该司法鉴定意见作出了如下质证和辩论意见(以下为被告方代理人向人民法院提交的代理律师质证意见原件内容):

《对原告提供的单方鉴定的鉴定意见书的质证意见》

西X市人民法院

贵院正在审理的原告西X市人民医院与被告张某琼医疗损害责任纠纷案[(2017)川3401民初2789号],被告张X琼于2020年3月16日收到贵院提供的原告单方委托得出的川旭鉴[2020]临鉴字第125号鉴定意见书,现针对原告提供的该份鉴定意见书发表以下质证意见:

一、关于该证据的三性认定问题

1.被告对原告提交鉴定意见书这个事实予以认可,对其关联性予以认可,但对该份鉴定意见书中内容的公正性和合法性不予认可。

2.现有法律、法规、部门规章没有限制进行单方委托鉴定,由于该案已经处于诉讼过程中,其鉴定应当由人民法院组织委托,虽然人民法院委托的鉴定都被退回,其本案不能够鉴定的原因是由于原告的病历不具有真实性导致的结果。由于没有人民法院委托和被告方参与选择鉴定机构的情况下,原告委托的鉴定存在违法操作的嫌疑,且在没有被告参与鉴定听证陈述的情形下,鉴定机构对案情的了解是片面的,鉴定过程也是不公平的,鉴定结论自然不具有公正性、合法性。

3.该起医疗纠纷自原告起诉以来经过多次人民法院委托鉴定,都因为原告提供的病历真实性问题不能得出鉴定结论,原告单方委托的鉴定在抛开鉴定材料真实性的情况下得出的结论,本代理人也抛开原告违法操作得出结论的习惯性思维,就该案鉴定结论本身而言,本代理人认为不具有合法性和公正性是客观存在的。

二、原告方单方委托的鉴定是否违背了部门规章的规定问题,虽然现行法律没有禁止性规定不能单方面委托的问题,但是却涉及鉴定机构是否应当受理鉴定的合法性问题

1.原告提供的病历不具有真实性是无疑的,因为原告提供的2007年1月23日的《手术记录》、出院记录中均无胆肠吻合术的任何记载,但是在患者2月16日出院至10月8日的长达8个月后的情况说明中却有了胆肠吻合术的记载,该手术记录和情况说明的内容完全不同涉及原告隐瞒事实真相的伪造没有胆肠吻合术的手术记录的问题。该手术记录中也隐瞒了封闭被告肝总管的巨大医疗过错行为的事实。手术记录中清楚记载着为被告使用了可吸收线,但是10个月后301医院的术中发现原告为患者使用的却是不可吸收的丝线。原告方对使用的医疗器材的种类都可以不如实记载那么其粘连分解术肠黏连释放是真实存在无法证明。在2007年1月23日前的各项检查包括1月23日的手术记录中均没有胆总管结石的任何记录证明被告有胆结石,那么在2007年10月8日的情况说明中记载的胆总管结石又是从何而来,因此又涉及伪造胆总管结石的事实。原告没有提供引流管和乳胶管的合格证明材料,其提供的病历资料不具有完整性(详见被告方2020年3月11日提交的代理词)。一份不具有真实性、完整性的病历是无法客观、全面、真实的反映整个医疗过程的,尤其不能如实反映原告给被告进行胆肠吻合术的手术情况,鉴定机构依据该不真实、不完整的病历资料进行鉴定,是不客观、不科学、不全面的,其鉴定意见自然不具有公正性的。

2.四川大学华X医院和中国人民X总医院的住院病历资料能够证明原告提供的病历不具有真实性、完整性,不具有进行医疗过错等鉴定的鉴定基础,也能证明原告提供的病历记载的手术方式与实际的手术方式不符,但鉴定机构并没有进行评价和归责,其作出的鉴定意见自然不具有公正性与客观性。

(1)四川大学华X医院病历中2007年7月19日-2007年8月6日住院期间的MRI报告单中明确记载左右肝管汇管处左肝管处狭窄肝左叶暗影增高,是肝左叶由于原告的手术原因导致被告左肝管狭窄胆汁淤积,发生变性。2007年7月30日的病程记录中也有等待时机进行胆肠吻合术的记载,证明华X医院也要求进行胆肠吻合术。实际上原告早已经为患者进行了胆肠吻合术,但是在病历中却没有任何记载进行了胆肠吻合术。在2007年9月21日-2007年9月30日的《首次病程记录》记载“于院外【注:是原告医院】行‘胆肠吻合术’”,此时的院外被告只在原告出进行过手术,证明原告给被告进行的是“胆肠吻合术”而不是“粘连松解术”,如果在黏连松解术过程中发生胆道断裂,需要吻合,在手术记录中应当有记载,在没有记载进行胆肠吻合的手术记录的情况下,能够证明原告伪造没有进行胆肠吻合术的手术记录的事实,也证明原告提供给张某琼的病历中的手术记录不真实。

2)中国人民X总医院2007年11月27日至2007年12月22日住院病历《手术记录》“手术经过”记载“……探查见腹腔内广泛粘连,以肝脏面明显,无腹水,仔细分离粘连,见肝脏质地红润,沿肝脏面分离,达原【注:指原来的手术】胆肠吻合口并拆除见吻合口为右肝管空场吻合吻合线为丝线,在其左侧约2cm找到左肝管、已完全封闭,穿刺内为白胆汁,打开左肝管,扩大开口,并进行整形”,证明被告的左肝管因原告造成胆道损伤后被原告完全封闭,而原告给被告进行的是“胆肠吻合术”,而不是原告手术记录中记载的“粘连松解”等手术,证明原告提供的2007年1月23日的《手术记录》不真实是事实,根据部门规章《司法鉴定程序通则》第15条的规定,鉴定机构不得受理,在鉴定机构不应当受理情况下,鉴定机构作出的鉴定结论自然不具有合法性和客观公正性。

三、关于该鉴定意见对原告的过错认定的问题

1、该鉴定意见书认为原告为被告进行的腹腔镜下胆囊摘除术是手术方式正确,并得到了被告同意的观点,被告方予以认可,但是对鉴定意见认为患者签署了手术同意书就可以免责的观点持异议。

2、鉴定意见认为被告具有胆囊结石、有手术特征、无禁忌症、采用腹腔镜下胆囊摘除术并经被告同意手术的观点,代理人无异议。

3、鉴定人认为被告签署了手术同意书,并且原告告知了可能产生的并发症、原告可以免责的观点,代理人认为该观点是错误的。

患者签署了手术同意书,表示患者同意做这个手术。医方告知了手术的并发症,只是表明这个手术可能会发生治疗目的以外的不利后果,但是是否实际发生并不一定;同时是否发生这些非治疗目的的不利后果,是在医方注意了谨慎义务,符合外科操作技术规范,在现有科学技术条件下仍然不可避免的情况下,依然发生了不利后果,才可以免责,因此该鉴定意见认为签署了手术同意书并告知了不利后果就可以免责的观点是错误的。

4、原告为患者进行胆囊摘除术,应当考虑术后粘连的问题,因此在胆囊摘除后应当对分隔腹腔脏器的大网膜的损伤进行修复,以防止因术中不可避免的损伤大网膜在没有对大网膜进行修复的情况下,导致因大网膜不能够分隔腹腔脏器而发生脏器粘连的问题,因此,在原告记载的07年1月12日的手术记录中,并没有任何记载对大网膜进行修复的手术处理措施,是导致第一次手术后肠粘连的根本原因,因此原告具有重大过错,对此该鉴定意见书没有进行认定,是不公正的。鉴定意见认为被告签署了手术同意书,在手术同意书中有告知了术后黏连的条款就可以免责的观点是错误的。该观点不应当采信。

(二)对鉴定意见认为原告损伤了被告的胆管有过错不持异议,对原告究竟损伤了被告的胆总管、还是肝总管、还是肝左、右管的部位没有进行认定持有异议。由于损伤的部位不同,损伤后的胆肠吻合部位是否得当及其责任程度的分担具有重要意义,鉴定意见对原告的胆总管损伤后关键性的处理方式错误没有进行认定,是极其不公正。

1、本代理人对鉴定意见认为原告2007年1月23日损伤了被告的胆总管有过错的认定不持异议,对根据《解剖学》

【柏树令主编的第七版本科教材《解剖学》第124页的图谱】

认定肝脏分泌的胆汁经肝外胆管流入十二指肠对脂肪进行消化不持异议,对该鉴定意见书没有将左右肝叶分泌的胆汁经肝左右管汇聚流入肝总管,在经肝总管流入胆囊(胆囊只是肝外胆管通道中的一个壶腹而已,见临床医学专业第七版本科《解剖学》教材124页图解)然后经胆总管流入十二指肠的通道的各个环节没有进行完整描述持有异议。肝外胆道各段的完整性描述涉及原告损伤被告的肝外胆道后的手术处理是否正确。

2、《解剖学》是最基础的学科,涉及人体构造,对于任何一个医务工作者都是必须面对的重要学科,举一个简单例子,护士没有学好解剖学,就是在屁股部位注射都可能找不到正确部位,一针刺入都可能导致患者瘫痪,因为这个护士完全有可能损伤了被注射者的坐骨神经。作为外科医生更应当尽到谨慎义务,对完全不可能受到手术损伤的部位使其不受到伤害。假如被告真的在第一次损伤后发生了黏连,需要进行黏连分解术,原告的外科手术医生仔细的进行手术操作,被告的胆总管和肝总管也不会发生断裂,但是在原告可以将实际不可吸收丝线在病历中记载为可吸收缝合线的情况下,其术后10天就发生黏连的事实是否成立可以合理怀疑,是不是在第一次手术过程中就损伤了被告的胆总管只有原告的手术人员才知道。

正确的胆囊摘除术是将胆囊管夹闭或者结扎后,离断靠胆囊一侧的胆囊管,然后轻轻的摘除胆囊,并不会损伤肝左右管、肝总管、胆总管(见解剖学124页附图),在胆囊摘除后修复损伤的大网膜,以防止肠粘连(腹腔脏器粘连)这是胆囊摘除术及其防止术后黏连的正确手术过程。现有证据无法证明原告对被告的大网膜进行修复,原告具有过错,鉴定人没有进行归责是错误的,亦如前述不再重复。

在正确的胆囊摘除手术方式中不可能损伤胆总管、肝总管的情况下,假如肠黏连确实存在,原告的医务人员只要尽到了谨慎义务,不可能导致被告需要胆肠吻合术的后果,也就自然不存在其他后遗症了,更不需要今后长时间的后续治疗。

4、在原告实施肠粘连分离术(姑且按照原告的手术记录所说)损伤了被告的肝外胆管,如果只是损伤了胆总管,原告可以将肝总管与空肠进行吻合,但是原告却将肝右管同空肠吻合,证明原告不止损伤了胆总管,还损伤了被告的肝总管,是因为只有肝总管和胆总管都损伤,无法续接的情况下,才会将肝左右管与空肠吻合,告在损伤被告肝总管和胆总管的情况下,本应当将肝左、右管均与空肠吻合,但是却只将肝右管与空肠吻合,而没有将肝左管与空肠吻合,因此导致肝右叶被切除具有完全过错。在原告只将肝右管与空肠吻合的情况下,肝左管中的胆汁要么流入腹腔对腹腔脏器产生化学性腐蚀,要么为了防止胆汁流出对肝左管进行错误的封闭。原告采用封闭肝总管是极其错误的处置方法,且导致肝左叶分泌的胆汁由于无法排除而引起胆淤症,并且引起肝硬化的严重后果(:鉴定意见描述-左肝纤维化改变就是肝硬化体征)。因此原告损伤被告肝外胆总管和肝总管后没有进行左、右肝管均进行空肠吻合的手术方式是严重错误,为此该鉴定意见没有对原告损伤肝外胆管后进行左右肝管均与空肠吻合的错误医疗处置的过错行为进行全面认定是错误的。在这个问题在3月15日的补充意见已经进行了充分论述不再重复。

(三)关于吻合口狭窄的观点,本代理人对鉴定意见中认定原告提前抽取T管是导致被告狭窄的原因,具有过错的不持异议,对胆肠吻合口狭窄认为与被告自身原因有关持异议其吻合口狭窄是结果,该结果是否应当发生同原告是否损伤被告的肝总管、胆总管具有因果关系。假如原告没有出现损伤被告的胆总管和肝总管的前提,被告就一定不可能发生需要胆肠吻合的手术结果的问题是本案的焦点问题

1、吻合口的狭窄同手术方式包括T管的拨出时间早迟和空肠平滑肌的收缩有关,对于鉴定意见的该观点本代理人不持异议。

2、本案的焦点问题不是被告的吻合口狭窄是否与自身因素有关的问题,而是该胆肠吻合术是不是不可避免的应当出现的问题,对此鉴定人没有进行公正分析

假如本案被告具有胆总管结石、肝总管结石,在取石过程中不可避免的损伤了胆总管和肝总管,又无法修复的情况下,不得不进行胆肠吻合术使肝脏分泌的胆汁流入空肠,这种情况下,就有可能出现胆肠吻合术的后果,但是在该案包括2007年1月23日的手术记录及其术前的多次各种检查中均没有胆总管、肝总管结石的任何记载,同时至今也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在手术过程中取出被告的胆总管结石的大小和颗粒数,因此胆总管和肝总管取石的理由不成立。虽然原告方在2007年10月8日的情况说明中有胆总管结石的记载,被告出院8个月后才出现的情况说明,由于与1月23日的手术记录不具有一致性的原因可以证明情况说明的胆总管结石的事实是伪造的,其伪造的事实不具有证明力。

根据前两次提交的代理词及本质证意见前面的分析,正确的胆囊摘除术不可能损伤胆总管、肝总管,而被告的胆总管损伤根据原告自己的手术记录记载是原告导致的,因此不但被告的左肝被切除与原告的医疗行为有因果关系,而且由于原告损伤了原告的胆总管,不得不进行的胆肠吻合术,其吻合口狭窄也是原告损伤后进行胆肠吻合术的结果,因此吻合口狭窄同原告的医疗行为也具有因果关系。原告不损伤被告的胆总管,就一定不会有被告的胆肠吻合手术的后果,只有原告损伤被告的胆总管才有胆肠吻合术的后果。鉴定人认为吻合口狭窄与被告自身的原因也有一定关系的观点,是只从吻合口狭窄的多样性进行分析,没有从胆肠吻合术是原告损伤被告的胆总管的必然结果进行分析,该鉴定意见割裂了原因与结果的关系,因此是不公正的。

(四)对于鉴定意见认为原告使用的不可吸收性缝合线与本案没有关系的观点持异议,是由于该事实涉及原告伪造病历的依法归责的问题

1、原告2007年2月16日的出院记录中,没有原告对被告进行胆肠吻合术的任何记载,也没有提到被告有胆总管结石的任何记载,在1月23日第二次手术结束以前被告除了胆囊结石以外胆总管、肝总管没有结石的任何记载,其1月23日的手术记录中没有损伤了被告胆管的记载。但是10月8日却有了胆总管结石和胆肠吻合术的记载,原告在1月23日的手术记录中为什么要隐匿进行胆肠吻合术的事实,伪造没有胆肠吻合术的事实,这是法律适用问题,在前面的代理词中已经阐述,不再重复。

2、在在1月23日的手术记录中清楚明白的记载着为被告使用的是可吸收缝合线,但是实际上又是使用的是不可吸收的丝线,该问题不能以鉴定意见认为的301医院也使用了可吸收缝合线,依然导致吻合口狭窄以此来认定是否使用可吸收和不可吸收缝合线与本案的吻合口狭笮无关的问题。提请合议庭高度注意的是,原告使用的是可吸收缝合线与实际使用的不可吸收缝合线涉及原告隐瞒事实真相伪造病历的问题,该问题涉及要不是301医院术中发现原告医院使用的是丝线,单凭病历的记载被告永远无法知道原告使用的是与病历记载不一致的不可吸收缝合线的问题,原告方连缝合线的种类都可以隐瞒的事实,证明在原告自己书写和保存的病历资料的便利条件下,伪造被告具有肠黏连的事实完全有可能,因此该鉴定意见的该观点是错误的,也是与《侵权责任法》第58条的立法意义相违背的问题。

(五)对原告导致被告胆总管损伤由此引起胆道狭窄、左肝被切除,被告到四川大学华西医院及301医院治疗具有因果关系的观点不持异议,对被告的糖尿病、脂肪肝、肾结石、肾积水没有因果关系持异议,对其过错责任比例持异议。

1、肝脏的功能本代理人在3月15日提交的补充代理词中根据柏树令主编的第七版本科教材《解剖学》第120页中对“肝脏与胆道的功能”中“肝是人体内最大的腺体,也是最大的消化腺”。“肝的功能及其复杂,它是机体新陈代谢最活跃的器官,不仅参与蛋白质、脂类、糖类和维生素等物质的合成、转化与分解,而且还参与激素、药物等物质的转化和解毒肝还具有分泌胆汁,吞噬、防御以及在胚胎时期造血等重要功能”。

根据对肝的功能的国际解释可以知道,肝脏参与人体蛋白质、脂类、糖类和维生素等物质的合成、转化与分解,而且还参与激素、药物等物质的转化和解毒”,在原告损伤了被告的胆总管和肝总管的情况下,又没有对被告的左肝管进行胆肠吻合,必然会导致被告肝损害,使肝功能出现异常,导致被告的脂肪代谢、糖代谢、蛋白质合成和分解、转化发生改变,因此被告的脂肪肝及糖尿病和尿结石同原告损伤被告的胆总管的后果具有因果关系。鉴定意见认为没有因果关系错误。

2、正确的胆囊摘除术不会损伤患者的胆总管、肝总管亦如前述,在胆囊切除术后原告在第一次手术过程中没有对大网膜进行修复的任何记载证明原告的第一次手术方法存在错误。

原告损伤被告的肝总管、胆总管是导致被告不得不进行胆肠吻合术的根本原因,没有原告损伤被告的胆总管、肝总管的前提就不可能发生被告的一系列后果,因此被告的一切后果与原告损伤了被告的胆总管、肝总管具有直接的因果关系。

原告损伤了被告的胆总管、肝总管后只对肝右管进行胆肠吻合,没有对肝左管进行胆肠吻合并且对肝左管进行封闭是重大过错,也是导致被告肝左叶分泌的胆汁无法排出、导致被告肝左叶严重损伤并纤维化被切除的直接原因,因此原告应当对被告的损害后果承担全部责任,鉴定意见认为承担同等责任是事实认定不清,适用归责原则错误。

综上,原告在第一次手术过程中没有对大网膜进行修复是导致被告肠粘连的原因,在修复过程中损伤被告胆总管、肝总管是引起被告多年后续治疗的根本原因。在原告可以隐瞒事实将明确使用的可吸收缝合线实际为被告使用不可吸收缝合线的行为是隐瞒事实真相伪造病历资料的行为,在手术记录中没有如实记载胆肠吻合术的伪造病历行为,依法应当承担全部责任。原告在该案因其提供的病历不具有真实性、完整性而无法进行医疗过错、因果关系等鉴定的情况下,原告抛开人民法院和被告单方进行的鉴定是违反部门规章规定的违法鉴定,其提供的鉴定意见将导致被告的损害后果的根本原因进行混淆的鉴定结论不具有公正性合法性的部分,不应当被采信。对其有过错的部分由人民法院决定采信,对伪造病历的行为请求人民法院依法归责,判决其承担全部责任。

此致

西昌市人民法院合议庭

代理人:张英 柳位禄

二零二零年三月十九日

该案点评:本案等待人民法院的公正判决,代理人归纳的是否有依据,请大家点评。在错案终身追究制的背景下,要对责任如何分配警惕,我们相信并期待着人民法院作出公正判决,也希望鉴定人能够对鉴定材料依据现有法律法规和诊疗规范进行全面评价,不懂不奇怪,害怕的就是不懂装懂。

被告代理人:张英律师

二零二零年三月二十二日



以上内容由张英律师提供,若您案情紧急,找法网建议您致电张英律师咨询。

张英律师
张英律师
服务地区:四川-成都
专业领域:公司收购,股份转让,债务债权,妇幼权益,合同纠纷,劳动纠纷,医疗事故,刑事辩护,国家赔偿,损害赔偿
手机热线:150 0849 0538 (08:00-21:30)
非接听服务时限内请:在线咨询